最新訊息與活動

色彩的投射與轉換
以物理學與生理學的觀點來分析色彩形成的過程:我們所感知的色彩是由色光的刺激反射到眼睛的網膜上,物體會反射出一定頻率的波長(包 含光波,即可視電磁波),其與人的主觀相互作用過程中,被人視網膜中的錐狀細胞感知色相及柱狀細胞感知明暗或其他感官攝取後,轉換傳導至大腦,被人的意識建構成顏色,顏色才出現和存在人的大腦額葉中;因此,沒有光線也就看不見色彩。 
 
光是什麼?光是電場、磁場的波動,又稱為電磁波(計算單位為「赫茲(Hz)」)。電場和磁場的吸收或發射,使得能量得以轉移。細胞是由分子所組成,而細胞的吸收靠的是頻率。不同的色彩都有不同的頻率,不同的情緒也有它的頻率;當兩者的頻率相符合時,你將可以從選擇顏色而反映到你的潛在意識;並且透過直流轉換方式,釋放原始傷痛經驗。 
 
人在通過感官和眼睛對某一物件進行觀察的那一剎那,被觀測物件的電子實際運動(量子波)變成了一種"實體"(某一形狀的物體和電子波形),只是此時其內涵和狀態已經發生了變化(在經過人的感官過濾、轉換,並加入了個人的主觀和下意識後,所反映出事物的物質、能量,包括 顏色就已經發生了變化)。用比較簡化的方式來歸納這段的意思-在物理學的角度,這世界上的存有,包括所有可視與不可視的一切,事實上我們生活中的一切,都只 是能量的頻率振動。如果以上述的基礎來談色彩反映,或許應該說每個人也都是不同色彩組合而成的頻率能量團。
 
喜歡與不喜歡的顏色
喜歡的顏色,通常是一個人想要表達呈現給別人認識的樣貌;而不喜歡的顏色,卻是一個人過往不愉快的負面經驗,當然也就很容易被意識 壓入了較深的內在層面。所以,我們初識一個人,很容易感受到的是一個人喜歡顏色的樣貌,隨著相處的時間或關係深入,常會比較容易感受到另一個來自於更深的隱藏力量(也就是不喜歡的顏色),而內在壓抑的力量,通常都是一個人曾經受傷而極欲保護的部分,顯然的會比表現的力量來的更加濃烈與強勁。 
 
一般來說,我們會稱此部份為"地雷區",也常是一個人核心性格的部分。舉例說:有些人喜歡的顏色,都是一些活潑而輕鬆的顏色,代表著這個人展現於外在的性格大概也是讓人感到輕鬆活潑的,但不喜歡的顏色如果都是一些深黑色系的顏色。這代表著這個人的內在比較陰鬱神秘,內心也會顯得比較封閉沉重。這樣選色的人,外在與內在會有很大的反差。一般的相處上,大概都不容易察覺,而親近相處的人,卻會比較容易看到內在隱藏的另一個面向。
 
視覺與感受
在地球上,所有可見的事物都透過光的運行來傳達。在「光速 = 光的波長 × 頻率」的前提下,我們可以這樣說-波長越長的頻率值愈低,如紅色;而波長越短的則頻率值越高,如紫色。所以從視覺上來說,紅光波長較紫光為長,理所當然的紅色的頻率會比紫色的頻率來的低。接下來如果我們把頻率想像成一種跳躍的型態,那我們就不難理解在相同的時間裡,跳躍次數最低的紅色相對於次數最高的紫色,會帶給人有一種較具穩定爆發力道的感覺,就像音頻的重低音。因此人們會感到壓力較大;反之,紫光因細微跳動性較高,比較容易呈現出輕盈的浮動感,所以容易讓人感到頻率振動快速而上揚而不穩定(或不確定)的感覺。 
 
不同的色彩,有著不同的頻率。可視及不可視的頻率,組成了我們人生及生活中的所有。只是,人類可視的頻率實在是太狹小了,就連與可視光頻率非常接近的紫外線,我們都沒有能力識別,更別說高頻的雷射光、或伽瑪等這些對人體可能產生嚴重影響的頻率了。 所以,人們口中常說的眼見為憑,如果透過目前已知的光譜角度來說,對於我們自以為是的理解,對這個世界真實情況的了解或許真的是少得可憐。
 
人體的接收與釋放
談到釋放與接收的部分,除了人們有意識的操作之外,另一部分是時期,例如,在孩童時期的人們,通常都是需要依賴外在環境的提供能量資源,才有能力成長的,所以在這個階段的人們,通常都比較處在於接收(學習)和奠定人生看法基礎的過程。所以,我們很多的人格及特質去向,通常都會跟我們同年成長的過程和陪伴的環境有很深的關聯。 
 
當我們成長到某些年齡,某些中心信念成型,人們便很會開始比較大量的對世界釋放。當然,童年接收到比較多快樂的人,很容易就會有樂觀善良的能量釋放;童年接收到悲傷和痛苦的人,也很容易對世界投射出憤怒和絕望。只是這一切,似乎都在我們沒有意識的選取下進行的,很多人發現,他們一直都在做一個自己不想成為的那種人,直到某天,或許我們開始對自己好奇,為什麼我會有現在這樣對事件的解讀和看法?別人也跟我一樣嗎? 
 
很多的人,對於自己今天的人格形成抱持著很多的不解,當有機會從選色中去拆解曾經經歷的某些事件影響時,很多人都會開始對自己產生一些新的認知,也會開始了解,人的生存或性格信念並非是無法選擇的;人,其實擁有絕對自由權,我們常覺得身不由己,從某些角度來說,只能說是一種個人的選擇吧了! 
 
每個色彩的能量都是中性的,有人喜歡紅色,卻有人排斥紅色。喜歡的人感受到的這個色彩正向面,而不喜歡的人則通常都會是曾經有過相關的負面經驗。當然,不論每個人看得是正向或負向,這些選擇都會能跟過往的記憶和經驗產生了連結。至於,為何在相同家庭及養育者的環境裡,兄弟姐妹間卻會接收到不同甚至完全相反的經驗和感受這件事,我個人覺得這有可能跟每個個體不同的性格傾向設定有關(類似DNA、或前世今生的概念)。 
 
但此刻我也沒能力解釋這些理由,只能試著整理人類意識所能及的理解,至於那些人類頭腦無法迄及追溯的區域,我想就帶著心中的敬畏和感謝,神初創我們這個生命的美意,其他就暫時把他們歸之於「神之領域」吧!
 
三原色
在人類的生物發展上,有個跟三原色有關的現象,不知該看成一種巧合,或是一種隱藏的基因密碼的設定。 
 
有關嬰幼兒發展的研究報告,嬰幼兒在生命成長初期,因為視覺神經還未發展健全成熟之時,最初可辨識的色彩僅有紅、黃、藍色,接下來需隨著年齡和視覺神經的逐漸發展,才有能力辨識出其他的顏色,這跟色彩最初出現的三原色,有著一種讓人意外的巧合聯想。在色彩的色相圈中,所有的多彩多姿色彩呈現,事實上也都是從三原色開始。經由不同比例的混合,逐漸產生了我們視覺上的各種不同顏色。 
 
另外還有一個有趣的參照現象。小時候上生物課,老師會給我們做過一個實驗,他讓眼睛盯著紅色圈圈中的一個黑點一分鐘,接著把視線快速地移到旁邊另一張空白紙張的黑點上,於是在我們地眼前就會神奇地在那張空白紙上看到跟那個紅圈圈一樣大小的綠圈圈。老師說這就做視覺暫留現象。至於,為什麼出現的總會是互補色,沒有人能夠說明,也無法說明,於是我們把這些當成一種理所當然,而從來不會去探詢思索的生物反應現象。
 
互補與平衡
我們觀察色相圈,所謂的互補色,便是某個顏色它一直線過去,位於對立那端的另一個顏色。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談,如果色相圈的這個圓,象徵的是一種完整。那對立的兩端需要維持平衡,這便是這個世界得以生生不息運轉的基本自然法則。這樣的對立卻互補,就像我們常會談到的陰與陽。至於我們的身體為什麼會出現有這樣的互補色暫留,我覺得這是一種生物體本身的平衡法則。 
 
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是一個二分的世界,藉由一端而對照出另一端,也藉由一端的存在來支持著另一端的存在,彼此的能量相等平衡,便能以看似截然不同樣貌,卻產生完美的和諧與生生不息的平衡。這樣的法則,在萬事萬物上都可以看到相同的運作法則。人體的運作中似乎也不例外。 
 
每一個顏色都帶有不同的頻率,我們在面對任何一個顏色時都會受到不同頻率程度的刺激。當我們長時間注目一個顏色時,一旦移開視線,身體會很自然地出現幫助維持身體平衡的互補色。我們常看到的手術房醫師,因為需要長時間專注於手術時的鮮血,所以手術衣大多都是綠色,這樣的使用事實上的確是可以幫助緩和視覺因紅色鮮血的過度刺激。 
 
所以,這表示這些互補的顏色並非隨機的出現,它們的出現總是有著某種平衡性,似乎都在呼應著幫助身體恢復自然平衡這件事。因此這樣的情形很像我們中國人常談到的「陰陽」。